好似打了一场大仗一般


信息来源:http://findimage.net 时间:2019-08-23 17:34

  “说什么客气话。”拖雷右手与郭靖相抵,不敢稍离,只好用左手拉住袖子,帮郭靖拭了拭汗,然后在自己脸上也胡乱擦了两把,“这一夜外面真是热闹,真叫人胆战心惊的。”他武功平平,这次帮郭靖疗伤本就有些吃力,所幸他当年在蒙古与郭靖一起随马钰修习内功,二人皆是全真派的根底,气息相通起来倒是毫无障碍。他侧头去看郭靖左腰上的伤口,见那里早已没有新的鲜血渗出,估计也好得差不多了。只是有一句话盘旋在嘴里,想问又不敢问,怕牵动了郭靖的心绪,加重他的伤势。

  郭靖脑中昏昏沉沉,一时连人都认不清楚了。他拿鼻尖蹭着拖雷的脖子,只觉得面前这人气味熟悉,好像儿时养的那头牛似的,带着青草和牛奶的香味。有天下午他趴在牛背上睡着了,那只牛怕摔了他,也一动不动地站了半天,直到拖雷蹦蹦跳跳地来寻他玩。“阿靖!阿靖!快醒醒!”

  这还是那篇过靖生子文故事大纲里内容的一部分,不过是背景故事里的,具体设定见:。其实如果不看大纲也不影响看本文。

  但不提不代表就见不到,忽听房门响动,有一人踏进店来,往内堂走去,一面还轻声唤道:“欧阳先生,欧阳先生,你还在这吗?”正是杨康的声音。

  杨康受他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出言讥讽,心中已是十分恼怒,但他又怎敢得罪欧阳峰的侄子,况且欧阳克虽然双腿残废,但武功仍远在他之上,若翻起脸来,吃亏的还是自己,于是压下怒火,摆出一副笑脸,道:“是是是,以后再遇到这些事,定当向欧阳公子请教。”

  杨康帮他斟了杯酒,笑道:“欧阳先生,慢点吃,等吃饱了咱们再走,我看那黄老邪一时半会儿回不来。”说着自己也倒了一杯一饮而尽。

  “来救郭靖那些人,我叔父说看武功数路八成是蒙古人,我猜是那傻小子青梅竹马的老情人也说不定啊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!这个混账!”拖雷骂了一声,却没敢再说别的。前天晚上他亲眼看见,郭靖满身是血躺在地上,杨康却不管不顾,只想去拔他腰上插着的匕首,幸好自己带人杀过去阻止了他,否则匕首若就那样被拔了出来,郭靖此刻哪还有命在?只是这些细节,此刻却绝对不敢说给郭靖听。昨晚杨康与完颜洪烈等人受黄药师欺侮,乃至被赶出店去,郭靖自始至终看都没看那小镜子一眼,就好似全然不关心,一直紧闭嘴唇,凝神练气。拖雷内心自然是希望他真的彻底忘了杨康,所以此时也打定主意,不再提这个人也罢。

  “难道小王爷问的不是《武穆遗书》?”欧阳克也吃得差不多了,力气恢复了不少,他调整了姿势,舒舒服服地靠在墙上,似笑非笑地看着杨康。

  星移斗转,月落天明,远处传来几声公鸡的啼鸣。郭靖睁开双眼,见几缕微光从密室的通气孔斜照进来,映出对面拖雷满额的汗水。

  拖雷听到这话,顿时大怒。郭靖察觉到他气息翻腾,忙轻轻唤了一声:“安答。”冲他摇了摇头。拖雷见郭靖虽然眼中俱是伤心失望,却仍旧绷着脸不作任何表情,便越发有些心疼。

  原来杨康随完颜洪烈一行人逃出牛家村,才忽然想起欧阳克还留在那荒店之中,若他有个三长两短,以后欧阳锋追究起来,岂不是要血洗王府?他让完颜洪烈等人在驿站等他,自己悄悄地折了回来,眼看黄药师追着欧阳锋、老顽童跑远了,这才走进店来。

  “你没事就好,只要能救你的命,忙多少日也没所谓啊。”拖雷说着,忽然想起刚才外面的声音,往小镜子里望时,只见客厅中空空荡荡,竟一个人都没有了。“哎?他们走了吗?”“走了?”

  欧阳克呵呵一笑,复叹了一口气,摇头道:“早知道你对这小子并不上心,我之前就要了他。现在死都死了,未免可惜。”

  “若是问那姓郭的小子